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9章 扑空(1/2)
怀了敌国皇帝的崽后我跑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三天后。

  楚迟砚的动作很快, 第一时间下令封锁王城,不过陆准动作更快,在最后一刻带着沈眠逃出来了。

  但楚迟砚不仅在王城里派兵搜寻, 大周的各个城,几天的时间里也早就贴好了沈眠和陆准的通缉令。

  城门口也有比平时多了三倍的兵力把守着, 对出入城所有人严加排查。

  某一间客栈里。

  “嘶——疼——”沈眠痛的倒吸一口凉气,他感觉陆准不是扯的面具,而是他的皮。

  陆准停了动作“陛下?”

  他沾了些热水给沈眠慢慢擦着脸“要不我们歇一会儿吧。”

  “没关系的。”沈眠笑道“我逗你的啦, 也没有很疼,就只有一点点, 我能坚持。”

  因为现在排查的越发严格和频繁,为了避免露馅, 所以陆准也给沈眠做了面具。

  为了更贴合脸面,所以每次将面具撕下来的过程也会格外困难。

  沈眠脸都被弄红了。

  但这东西不能过长时间待在脸上, 特别是小皇帝的皮肤娇嫩, 有些地方都起了小疹子。

  沈眠也觉得自己有些娇气,现在他们可是在逃命, 不是在度假。

 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面具总算是全部撕下来了。

  沈眠早就包了一筐子眼泪,趁着洗脸的时候用帕子擦了。

  他以为陆准没发现,可等洗完脸发现陆准一直看着他, 脸上带了些淡淡的笑意, 他突然就很不好意思“你笑什么啊?”

  陆准接过手帕,给沈眠擦了擦手,道“陛下长大了。”

  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, 偏偏沈眠就是听懂了, 嘴硬道“我才没哭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陆准笑意更深“陛下最勇敢了。”

  沈眠“……”

  不知道陆准是天生温柔还是什么的, 怎么说什么都像是在哄小孩儿?

  沈眠就像打棉花似的,有力没处使。

  为了避免自己的尴尬,沈眠问道“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?”

  书里面没说过小皇帝会逃,所以他现在经历的,完全是全新独创剧情。

  “陆路太不安全,我打算走水路,大周附属周边都不能待,我们可以去西域。”

  楚迟砚势力太大,去西域也能理解,沈眠点点头“嗯。”

  “陛下放心,我不会让陛下吃苦的。”

  “我不怕吃苦。”沈眠道“去哪里都可以,只要跟着你就行。”

  沈眠笑了起来,即便是四处奔波,也总比待在皇宫里担惊受怕,承受楚迟砚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怒火强。

  小皇帝笑起来很好看,陆准舍不得移开视线。

  他会用尽全力给沈眠最好的。

  “或许我们还可以去深山老林躲起来,每天砍柴种菜,这样也不错。”沈眠开着玩笑。

  陆准下楼叫饭了。

  沈眠一个人坐在桌子边等。

  客栈里只有他和陆准两人,通缉令上面没有山秀,沈眠给了她很多钱,就没让她再跟着了,和他在一起反而不安全。

  他本以为逃出来以后会轻松很多,但就这三天而言,好像并没有这样的感觉。

  噩梦甚至还越来越多了,每次都是梦到楚迟砚杀他或者是杀陆准。

  吃了这顿饭以后,他们又要继续赶路了。

  宫里的气氛很压抑。

  朝阳宫里空无一人。

  楚迟砚的脾气愈发残暴易怒,中秋过后甚至还准备将谢小侯爷处斩。

  老天爷,谁不知道当今圣上和谢小侯爷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,虽说圣上的脾气不好,但这要斩了小侯爷这事儿,真是让人怎么也想不到。

  谢小侯爷可是镇北候的独子,镇北候快四十了才得的这么一个儿子,当天就火急火燎地带着谢思年进宫赔罪来了。

  谁知谢小侯爷竟然和皇帝打了一架,最后人没被斩,只让他随着镇北候去封地,没有命令不准进城。

  这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  众人都在猜小侯爷是做了什么惹得陛下如此大怒,坊间皆传小侯爷看上了皇帝的男宠,那男宠是大越的小皇帝,长得美若天仙,恍若仙女下凡,谢思年风流成性,睡了皇帝的男人,还把人给藏起来了,皇帝发了通缉令都还找不到人,这才大怒。

  楚迟砚又杀人了。

  只要一个不满意,谁说话有一点错误,立马就人头落地。

  吴州耳边的惨叫声从没停过,他觉得最近的陛下又回到了几年前,残忍、暴戾、冷血。

  可能更甚。

  他也不敢多说,心里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小皇帝,但没人敢在他面提沈眠的名字。

  “禀陛下,九殿下求见。”

  “让他进来。”

  楚云昭还没从失去师父和失去眠眠的背上中走出来,今天居然听说四哥要下令处死师父,吓得他立马就过来了,虽然心里很怕现在的四哥,但他更加害怕师父死了。

  “你过来干什么?”

  楚云昭看楚迟砚这么冷漠,心里打起了退堂鼓,但还是道“我、我来看看你。”

  楚迟砚“嗯。”

  楚云昭站了一会儿,还是没忍住将自己来这里的真实目的给说了出来“四哥,你能不要杀我师父吗?”

  楚迟砚抬眼看他“你觉得呢?”

  楚云昭不说话,他知道四哥肯定很生气,他不想让四哥难做,但更不想让师父死。

  楚迟砚并不想跟他多计较什么“老九,他不是你师父。”

  “他是。”楚云昭眼泪汪汪“他有叫我练剑和打拳,教的很好的。”

  楚迟砚“我会为你再寻一个师父的,这件事我不想再听,你回去。”

  “我不要!”楚云昭哭了出来“我就要这一个,你不能杀他!”

  “回去!”楚迟砚心里烦躁,眉头紧锁着,化不开浓浓的戾气“想让我把你也杀了吗?”

  楚云昭胆子小,这一下直接被吓蒙了,印象里,四哥从来没有这么吼过他。

  他直愣愣的定在原地,还是吴州反应过啦,连拉带哄“九殿下咱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  楚迟砚闭了闭眼,压下心里浮起来的燥气。

  所有燥气都来源于沈眠。

  他不知道是生气多一点还是不甘多一点。

  小皇帝即便看着胆子小,但从来都不老实。

  以前没有沈眠的时候他也是一样过,偏偏这次却难以忍受。

  他想过沈眠会逃跑,但没想到他会跑的掉。

  他去了朝阳宫。

  朝阳宫无人守着,但东西一样都没动。

  小皇帝买的画本,吃的零嘴,都还放的好好的。

  都是些小孩儿玩意儿。

  楚迟砚没事的时候会来这里休息,他已经很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。

  随手翻开一本书,上面的字已经被几个墨水写的大字盖住了。

  那几个大字是楚迟砚老狗比!

  “客官,最近是真不能走啊,您给再多的钱也没用。”

  陆准“为何不能走?”

  船夫道“您没听说嘛,皇帝的美人逃跑了,现下全城都封了,陆路有驿站,有重兵把守,水路没有,但除非是必要的官家命令,其余私人,一律不准私自行路,否则就是死路一条。”

  沈眠没想到楚迟砚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,只是为了捉一个可有可无的男宠而已,他这样做,真的一点儿都不怕臣民骂他昏庸无道吗?

  可能这狗逼生平没吃过这样的鳖,一时有些气不过。

  本来天气都挺凉的,但今天不知怎么出了些太阳。

  沈眠陪着陆准去问了好几家船夫,得到的都是差不多的说辞。

  日头太晒,陆准看了看小皇帝晒得通红的脸,道“你先去那边的小摊儿那里等我,不要晒坏了。”

  沈眠摇摇头“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啊,不怕,我没事的。”

  “我怕。”陆准拉着他的手“乖,听话,先去躲太阳。”

  沈眠拗不过他,找了个小茶摊儿坐。

  “诶你听说了吗,谢小侯爷被赶回封地去了!”

  “哦,这哪儿能不知道,要我说这小侯爷真是色胆包天了,皇上的男宠他也敢惦记,不过不就是个男宠么,为了这么个玩意儿和陛下结怨,真是不值当啊。”

  玩意儿沈眠“……”

  谢思年被赶回封地了?

  沈眠心里突然冒出了些愧疚的情绪,还是挺不好意思的,毕竟谢思年是因为帮他才这样的,他就这么一走了之,真的有点自私。

  他有些沮丧,当时脑袋一热就让他帮忙了,还好谢思年没什么事,不然他这一辈子都不能好过了。

  “我还听说皇帝为了这个男宠杀了不少人,现在整个朝堂都草木皆兵,生怕一个不注意就被砍头了。”

  “唉,大周将亡,古有褒姒妲己,现如今,我看咱大周也要出阁狐狸精了,暴君行□□,国运气数将尽。”

  沈眠“……”

  气数尽不尽他不知道,不过楚迟砚残暴是人设的问题,□□更不会有,楚迟砚可是千古一帝。

  他也不是什么狐狸精,要是真能变狐狸,他早就不想当人了,至少那狗逼对着一个动物,是肯定石更不起来的。

  陆准还在挨着问,沈眠闲着没事,也不想听那些人的八卦,越说越离谱。

  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插,了进来。

  “算命了啊,不准不要钱。”

  “祖传算命配方,治国又□□。”

  “来瞧一瞧看一看勒。”

  “诶姑娘,我看你印堂发黑,最近恐有血光之灾啊。”

  “有病吧你,死神棍,我看你才有血光之灾!”

  沈眠被那算命的吸引去了注意力,那人鹤发童颜,带了个圆圆的黑色眼镜,从露出来的其他地方看,倒还是很英俊的。

  反正也没事,沈眠想过去看看。

  他不是什么唯物主义,只是出于好奇。

  “摸黑算命。”

  沈眠念出了那算命的招牌。

  算命的抬起头看他一眼,突然兴奋“这位少年,我看你骨骼清奇,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神人啊!”

  沈眠“……”好熟悉的台词。

  虽然这神棍看起来很像是在胡说八道,不过沈眠知道自己穿了书,还不能不信。

  他坐了下来“算一卦多少钱?”

  那人道“我看你有缘,算你友情价,五十两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“你抢人去吧,这么黑心,哼,不算了!”

  “诶等等!”算命的马上换了一副贱兮兮的笑脸“逗你玩儿的,有缘人怎么会收钱呢,坐吧坐吧,算你免费,当开张了。”

  沈眠又坐了下来,看这人能说出个什么名堂。

  那人道“把手递过来。”

  沈眠伸出手“看手相?”

  那人没说话,拿着沈眠的手摸了又摸,看了半会儿突然道“这手可真嫩啊。”

  沈眠“……”得了,不用看了,流氓。

  他把手伸了回来,嘟囔道“我果然不该相信你。”

  那人笑道“我算出来了。”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“你此生注定大富大贵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不是皇帝,就是个皇后命。”

  沈眠心里一惊,这神棍还真说对了,他真的是个皇帝。

  “然后呢?”

  “然后——”那人笑了一下“说了你可别不信,你马上就要有弄璋之喜了。”

  “弄璋之喜?”沈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  “天机不可泄露,你去问别人吧。”

  沈眠觉得这算命的真是奇怪,不过弄璋之喜怎么说也占了个喜字,应该是好事儿吧,他也不强行问,待会儿陆准肯定会知道。

  他又坐了回去,没多久陆准就回来了,看起来是无功而返。

  “没事的,我们还有别的地方可以问。”
为您推荐